乐仑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乐仑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2 11:09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道外阿拉伯广场上愈发热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这个“照应”,72岁的王阿姨在老伴去世8年后,终于想通了,走进了相亲的行列。女儿在国外,自己一个人晚上睡觉不敢关灯,虽然有妹妹们和好友的陪伴,可也是“有时有晌”,更多的时候还是要一个人面对,尤其是晚上,总是担心自己别突发什么病,要不“一下过去”都没人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这个年龄去找另一半,其实就是想互相做个伴。”王阿姨说,一个人做饭啊,真难,一个土豆炒出来都一大盘子,两顿饭一盘土豆丝都吃不了。老伴、老伴,老来才是伴,王阿姨过了古稀之年越来越意识到与年龄成正比的内心脆弱,愈发感觉到身边有人陪伴原来如此重要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成走进相亲圈一年多了,至今还没找到合适的老伴,他认为原因主要卡在生活费上。4000元的退休金,他要帮儿子还1000元贷款,余下的还能拿出1500元,作为和老伴的生活费。“可现在男方拿出2000元作为生活费,这是个起步价。”刘成说自己也不是和这500元差价较劲,实在是因为担心有个病、想出门旅游、人情往来等方面的钱预留不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半场的幸福没有现成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女各有”硬指标” 老年相亲也有鄙视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孤独、寂寞、疾病是单身老人最难熬过的三道关。三年前,刘成的老伴因病去世,独生子长年出差在外。有时进屋他会不由自主地喊一嗓子“我回来了”,却发现这个家根本没人,过了大半年才回过来神。老伴在时,他是甩手掌柜,工资全交,换洗衣服会给摆在床头,如今他学会了收拾家里,还学会了做饭炒菜,只是让他发愁的是“一盘菜能吃一天”。老了、老了,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。真正定下来要“再找一个”是一天晚上,他看冰箱里有半瓶儿子前几天回来喝剩的饮料,琢磨着倒掉可惜,自己喝了。后半夜刘成的肚子就疼得不行了,家里又没有药,多亏儿子的一位同学半夜给送来药。“当时我就是死了,都没人知道啊!”刘成现在说起来依然后怕,儿子也从那以后一直催他再找个老伴,有个照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哈报社婚姻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每次举办相亲会都头疼,一些老人拿着自己的资料不管不顾地就粘在会场里,甚至有人袖子上沾满了透明胶,迅速地爬到展台上,将自己的资料卡粘在最显著的位置。“甭管岁数多大,其实都怕寂寞,想找个伴。”他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日里中午阳光正好,在成行成列资料卡前的“人堆儿”里,74岁的刘成是个干净利索的老头儿,身穿深米色夹克衫,头戴小黄帽,连运动鞋的白边儿都擦得一尘不染。斜挎小包,他说就是为了装记录小本和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到相亲,73岁的陈阿姨低下头,搓着双手,有些无奈,“现在的老头,60多岁想找50多岁的,70多岁的想找60多岁的,而80多岁的想找70岁的,自己又不想找年龄差这么多的,还要花很多精力去照顾对方。”她叹了口气说,无论多大岁数的,都想找比自己小十岁八岁,甚至更年轻的。七十多岁的女士属于老年相亲圈中的“大龄剩女”。在单身老年朋友交友圈里,这样一条“相亲鄙视链”同样存在。